银川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动物世界 >

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II 13

时间:2019-10-29 17:12:52
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II 13

第十四章 黑色序幕

“伊泽,你受伤了。”阿狸蹲下,扶起浑身是伤的伊泽瑞尔。
但是伊泽瑞尔却按住阿狸的后脑,猛然吻了上去。然后想起了自己浑身都是腐尸的气味,他又放开了她。
"对不起。"
"没关系。"阿狸抹了抹脸上的绿色尸液,"现在我们去哪儿?"
伊泽瑞尔皱了皱眉,沉思了一会,随即道:"找多兰,现在只有那里才安全。"
"狐族传送卷轴,方便实惠。"阿狸从怀中掏出一个金色的卷轴,在伊泽瑞尔的面前晃了晃,他突然间发现,无论这个女孩多么妖艳,女王,她也只是一个女孩,喜欢卖萌撒娇。


<诺克萨斯·女王区·多兰咖啡店第十八分店>
"我万万没想到,你居然也在这里!"伊泽瑞尔躺在病床上,面部抽搐。身边的泰隆一脸死气,手上保持着喂汤的动作。但怎么看那个姿势都像是在握刀。"能不能换一个漂亮妹子来喂我!"
"我只是来找多兰要军火的,偶然被分配来这个工作。"泰隆一副爱要不要的表情,好像伊泽瑞尔是在求他喂汤一般。"要不是你答应照顾那个烦人的女人,我才不会来照顾这个黄毛。"
"不,泰隆,这是你们所谓男·人·之·间·的·友·情!我只是让它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!"迦娜一脸正色,就像上场演讲一般坚定,但是手却在裙摆下掏出了一个摄像机,偷偷的拍摄。真是机制,劲爆新闻探险家重伤,将军柔情喂汤……md想想都激情澎湃!
"你说你们别那么含情默默好吗?"多兰·伍德吐出一口烟雾,"黑色玫瑰没那么好对付啊!"
"含情你大爷啊!整个世界都疯了?!"伊泽瑞尔不顾伤口撕裂大吼。"nonono!your true love 绝对是塔里克!"迦娜脚下一滑,摄像机露了出来。
泰隆:"……"
伊泽瑞尔:"……"
迦娜:"……"
多兰·伍德一脸茫然:"怎么了?"
"真是人如其名,一块木头(wood,n.木头,指人名就是伍德)……"阿狸扶额。
"重点错了聊正事好吗!"迦娜赶紧转移话题。

"我们的共同目标都是进入黑色玫瑰的地下室,根据格雷戈里的地图来看,他们的方位应该是在地下四层的第一区域,但是勒布朗是一只老狐狸,她也许等着我们去钻陷阱。"伊泽瑞尔正色。
"仅凭一方的力量不够……"多兰·伍徳皱眉,"我们都不了解黑色玫瑰。"

"所以废话不多说。"泰隆伸出手,"合作达成。"
"怎么感觉各种不靠谱……"阿狸汗颜。
"鉴于伊泽君在逃跑的时候先给了我生的机会。我愿意让奥丽安娜协助你们!"多兰·伍德仿佛下了一个巨大的决定,"娜娜再见……"多兰·伍德不舍的拉着身边奥丽安娜的手,后者一脸平静。
众人:"明明是为了不想去而找借口吧。"
"被发现了……"
"反正这货没什么用,干脆就不让他去了。"迦娜挑眉。
"等等,有人。"泰隆眼中一凛,猛然把勺子丢出,陶瓷的勺子竟然变得如同刀子一般坚硬!

"别那么凶。"
凛冽的勺子被接住,很难相信这样尖利的武器竟然被徒手接住。男人把玩着那柄花纹繁复的精致勺子,劣质烟的味道萦绕在每个人的鼻尖,阿狸被呛得想吐。
身边的孱弱女孩偏着头打量着所有人,毛骨悚然。身上的云状文身就像缭绕的烟雾缥缈。
"崔斯特!还有……金克丝?!"伊泽瑞尔感觉自己的嘴巴久久不能合上,真是天大的惊喜,接二连三!!!"你们怎么在这?"
"啦啦啦,说来话长啦~"金克丝咧嘴笑道,"不过黄毛看你一副要死要死要死的样子,我好难过哦~"
"……"伊泽瑞尔略显无语,"那个,你们也对黑色玫瑰有兴趣?"
"不,幸运女神说,权力就在地底,我们都是主宰!"崔斯特张开双臂,背影逆光,"黑色的玫瑰不配独享,我们才能走上进化的巅峰!"
伊泽瑞尔愣了愣,他没想到格雷戈里说到那个东西居然那么重要。
"我纯粹觉得好玩!"金克丝吐舌,两条马尾摇摇晃晃。
"那就决定了,明天行动。伊泽瑞尔,阿狸,泰隆,迦娜,艾瑞尼娅,奥丽安娜,金克丝,崔斯特,世界就靠你们拯救咯!"多兰·伍德翻出装备箱,"要不要我资助物资?只要998!(风女帮多兰系列打过广告,就是只要998)"

<诺克萨斯·黑色玫瑰·外城街道>
卡特琳娜拉了拉兜帽,遮住了自己的脸,红发扎在脑后,碧绿的瞳孔打量着周围的每个人。风骚的妓女,粗鲁的小贩,丑陋的贵族……她厌恶的皱眉。
黑色玫瑰,还是那朵腐烂的玫瑰,蛀虫蚕食着这个机构,本身就凋谢了的花,还在慢慢腐烂。
这时,一个壮硕的身影撞倒了卡特琳娜。
"没礼貌!"卡特琳娜坐在地上,眼中闪过一丝杀机。本来她的心情就不好,这混蛋还来惹她。杀气迸发而出,身上的刀刃碰撞翁鸣,瞬步发动,冰冷的巫妖之祸削向男人的后颈。
男人身上竟然飞出铁片,割裂了卡特琳娜的皮衣!铁皮旋转成一道防护墙,男人转过身来,空洞的眼睛让卡特琳娜感到一丝心慌。"滚。"男人身上的铁铠泛出刺眼的光芒,语气中的杀机让人胆寒。卡特琳娜双手有些颤抖,她僵直站在那里,目送男人离去。
男人手上似乎抱着什么东西,卡特琳娜定睛一看--兔女郎制服的锐雯军士!她已经昏迷了,白发在阳光下刺眼,双手无力垂下。
郑州治癫痫应该去哪家医院x;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 />这是什么情况?!卡特琳娜尾随男人,想要探个明白。


<诺克萨斯·女王区·威尔高塔>
阿狸坐在伊泽瑞尔的大腿上,头靠着他温暖的胸膛里,尾巴自然垂下。后者抚摸着她的脊背,俯瞰这个城市。诺克萨斯的最高塔,权力的象征,没有一个人在上面,清净的地方让人神清气爽。 满天繁星令人心醉。
"好久没看过这样的星空了。"阿狸微笑,为了这一片繁星,付出了多少努力。
"对了,送给你。"伊泽瑞尔掏出一个蒲公英标本,有些枯黄,"有点老了。"
"谢谢……"
一阵晚风吹来,吹动了她额前的发丝。
"伊泽。"阿狸抿唇,眼瞳中闪烁着流动的金光。
"怎么了?"
"你喜欢我吗?"
你喜欢我吗?这种问题,伊泽瑞尔真的没有想过。即使在一起滚床单,同行,做着比情侣还情侣的事情,但是论喜欢,还真的差了一些什么。
"应该是……"他的声音底气不足。
"没事,只要你心里有我……"阿狸的头越埋越低,眼泪也止不住的涌出了,虽然伊泽瑞尔看不见她的表情。
"伊瑞注定是你的命,这是你欠他的。"老人靠在松软的草堆上,拐杖深深杵入地面。他抬起混浊的眼瞳,仰望星空。

是啊,我欠你的,一切是命。
阿狸的呼吸开始紊乱,胸腔剧烈的起伏着。
自作自受……这样的自己,怎么会讨人喜欢……
嘴唇被咬得泛白。
追寻回来的记忆,让人心碎……
"你的进化,是当年杀的那个男人给你的,而那个男人……正是伊泽瑞尔的父亲。"
"阿狸,怎么了?"伊泽瑞尔心疼的抱着她,"没事吧?"
"没事。"阿狸的眼眶红红的。

翌日。
"你们怎么来的那么晚!"金克丝烦躁不安的跺脚,嘴巴嘟着,很是可爱。
"昨晚……有点累。"伊泽瑞尔理了理凌乱的金发,阿狸为他打着领带。
"忙到深夜,公事缠身。"泰隆抹着刀子,白光闪亮。迦娜靠在他的旁边,打着哈欠。艾瑞丽娅则在摆弄着可怜的奥丽安娜。
"伊瑞,诺克萨斯的酒吧不错!"崔斯特坏笑着搂过伊泽瑞尔,"泰隆有vip卡,随便刷!"
泰隆仍然一言不发的擦着刀子,但是刀尖已经指向了一脸猥琐的崔斯特。
"好了,给我安静。"多兰·伍德将烟斗扔到伊泽瑞尔脸上,阿狸手疾眼快一记侧踢将烟斗踢了回去,正好打在艾瑞丽娅脸上。
"呜哇!好疼!"艾瑞丽娅哇的哭了出来,阿狸有些不知所措。迦娜将能量注入艾瑞丽娅的体内,后者才慢慢安静了下来。
"根据伊瑞提供的地图,你们需要绕道去黑色玫瑰的一个中心会厅,那里有一个暗道可以进入。"多兰·伍徳展开地图,"泰隆先生负责解决守卫,我相信这是十分简单的。迦娜小姐负责保护全队安全,奥丽安娜就来照明~~"
"这样吗?"奥丽安娜打开强光灯。
"啊,我的眼睛!"


<诺克萨斯·黑色玫瑰·布雷歌维>
咚!
一个士兵瞪大了眼睛,缓缓倒下。卡特琳娜默然的让血水从血槽中流出,同时猛然一脚踹开士兵。从喉部喷涌出的血液溅开,由于被踢开没有一点血腥沾在卡特琳娜的身上。她就像一个冷漠的影子,抽刀,割喉,离开,潜入黑暗,周而复始。一路屠杀来到了一个洞口,只有半人高,卡特琳娜弯腰,探身进去,一片黑暗。她匍匐爬行,膝盖都被坚硬的石头磨破,带着丝丝血迹爬到了一个门前,不同的是,这里和来时的路不同,可以站立,门身甚至有幽幽的蓝光。卡特琳娜站起,抚摸着这精致的艺术品。
随即她看到一行小字。
需饮同源之血,极阴极阳方得
癫痫病人治疗能致死吗4px;line-height:24px;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 />卡特琳娜挥刀割破腕静脉,鲜红色的血液缓缓流入凹槽。
门应声而开。
她的身影消失在转角。
十分钟后。
"这是什么情况,多兰那家伙不是说这里很多士兵吗?怎么都死了?"伊泽瑞尔看见满地尸体,面色不悦。
泰隆抚摸那些尸体的咽喉,神色凝重。"大小姐的刀,才能有这种没有切痕的拉伤。而且这种暴力的方法,只有大小姐会做到,背上的鞋印,是克卡奥家族牢记不能将血液沾到身上的标记……卡特大小姐怎么会在这里……"

"快看,这里有一个洞!娅娅发现了!"艾瑞丽娅大喊。众人走去,那个半人高的洞根本不够通行,金克丝示意众人后退,她举起了鱼骨头,瞄准洞穴。
"3……2……1……发射!"
卡特琳娜来到了一个密室,刚才她看见了一个复杂的传送序列,于是瞬步直接跳入,来到了这个空间。期间她感觉身体一直在下坠,永无止境。
头上的空间正在剧烈的扭曲,卡特琳娜不敢多留,小跑离开。长廊蜿蜒向前,似乎没有尽头,但是卡特琳娜只能前进,后路已经被封死。漆黑的长廊尽头涌出一道光明,卡特琳娜加快了脚步。
"哟,捕捉到了一个小老鼠!"
卡特琳娜迅速回身,一记勾拳接踵而至,她抬手格档,手臂一阵剧痛--那个家伙的手上带着指虎,尖刺刺入她的小臂,猛然扯出,甩出一道鲜血。
什么时候?!卡特琳娜感到不可置信,她看清了面前来人的面孔,一个蓝肤女子,全身被性感的皮带勒得凹凸有致,铆钉闪闪发光。她不给卡特琳娜反应,直拳猛然打在卡特琳娜的小腹上,正好打中了一大片的神经,她疼得眼前一黑,铆钉嵌入,用力一绞,卡特琳娜几近昏厥。随即身后闪出一人,正是在外面遇到的那个壮硕男人,他原本就比卡特琳娜高一大截,一个十字锁喉直接把她带离地面,呼吸困难。

"伊芙,补刀。"男人冷声。

“咳咳……”卡特琳娜喘着粗气,冷汗直流。克卡奥家族身为刺客世家,每一个克卡奥家族的人都要接受抗逼供训练。但是卡特琳娜现在非常希望自己没有这个技能,晕过去甚至比现在清醒着好。她的兜帽被扯下,露出了惨白又美丽的侧脸,蓝肤女人偏着脑袋打量着她,甚至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。“长的不错,不过就是太讨厌了,只知道跟踪别人,改不了刺客的陋习。”蓝肤女人冷笑,双眸中闪着金光,卡特琳娜看得后背发毛。
更吓人的是,身后的男人和她身体相贴,但是卡特琳娜感受不到一点属于男人的体温。刚刚女人抚摸她的脸颊时,精蓝的右手也是一片冰凉。这两个家伙就像死人一般,整个地下室只能听见卡特琳娜一个人的呼吸声。
“这个女人可以给那个老家伙。”男人的声线毫无波动。女人很是不满的白了他一眼,高傲的指着他的鼻尖:“如果勒布朗真的完成了进化,那么你我都别想走。暗影意志可是压制不住真正的神的,以前接管我们的家伙已经和卡尔萨斯签订契约了。”“虽然有道理,但是我们现在暂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这个女人。”男人不紧不慢的说道,无奈女人只好同意。
“伊芙琳,是你吧。”卡特琳娜咬着嘴唇,小腹的疼痛还没有过去,她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“恩哼。”伊芙琳修着自己尖利的指甲,嘴角上扬,“怎么?”
“暗影意志的杀手……擅长隐身。怪不得没有看见你。”卡特琳娜的语气充满嘲讽,即使落入对方手里,她也不愿意低下她高贵的头,“只知道背后偷袭,还2打1.”

“赢了就是赢了,暗影意志只管输赢,不讲过程。”伊芙琳扬起纤手,猛然扇了卡特琳娜一巴掌,力道之重,她的嘴角溢出血丝。“凯撒,把她给勒布朗,这矫情的大小姐真的以为有了一个杜克卡奥自己就很厉害了。就算我们面对决斗,你照样只配跪在我的脚下!”
她被拖向走廊尽头。

伊泽瑞尔一队来到了门前。
“你们能不能别抽烟!”伊泽瑞尔终于受不了泰隆和崔斯特一前一后烟雾缭绕的气味了。“我们这群人里面,只有女人没抽烟。”崔斯特微笑,“恩,伊泽小姐。”
“滚!”伊泽瑞尔猛吸一口气,不让自己被气死。
“等等,这些是什么?”迦娜抚摸着墙壁上繁复的花纹,众人凑了过来。奥丽安娜打开照明灯,一幅宏伟的浮雕呈现在众人面前。
“这……这是神迹……”崔斯特的烟掉到了地上,他的嘴巴因为极度的惊讶而久久不能闭合。


浮雕分为七个部分,第一个部分是一个英气十足的审判天使手持流火巨刃,挥动金色的双翼飞舞在天,剑身的红宝石泛出猩红的光芒。她背对太阳,金色的阳光撒在巨大羽翼下的阴影的旁边。荒芜的土地上跪坐着两个互相依偎的女孩,其中一人和大天使有些相似,但是阴郁的气质完全不同,另一人直接涂成黑影,眉目不清,只能从身体曲线暂时判断这是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人,这块浮雕上面写的是:【Avenging Angel】
第二个部分则是草草勾勒了一个奥术法师,手上的金色卷轴尤为显眼,大段的符文生涩难懂,他的身边同样有一个美女的黑影,但是这时那个黑影已经被削去了翅膀,身体更显单薄。而这块浮雕上面写的是:【Arcane】
第三部分是一处岩浆地狱,这里没有任何人,只有龟裂的土地和滚烫的岩浆,动态的液体被勾勒的淋漓尽致,好似就要喷涌而出一般。接下来一张比一张狰狞,只有第七张是空白,显得尤为空荡诡异。
玉树最好癫痫医院在哪里/>“这些都是什么玩意?!”伊泽瑞尔感到一阵抑郁,说不出的狂躁,看见了这些东西,让人感到恶心。奥丽安娜也查不出这些东西的历史。
“过来。”泰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,他蹲在青铜大门面前,面色凝重,“来看看这是什么。”
门口的一个凹槽上刻着一行小字。

"需饮同源之血,极阴极阳方得。"伊泽瑞尔打着探照灯,细细观察这段话,"意思是需要一个处女或者处子的血液灌满这个槽子,门就会开。"伊泽瑞尔抽出一把小刀,"那谁贡献一小池子血?不疼的。"
"你自己啊。"金克丝吐舌。
"13岁逛酒吧你觉得他是处子吗?"崔斯特点烟,"还有别看我,我把初次给了失足,虽然丢脸但是认了。""没错,三个大姐姐,很漂亮。"伊泽瑞尔补了一句,"那迦娜吧,你有治愈术,不怕疼或者失血过多。"

"其实我男朋友可以聚起来开party的。"迦娜微笑,"我可是明星啊,想上谁上谁。"
"……"伊泽瑞尔感觉自己被梗了一下,"好吧继续,阿狸可以无视了,奥丽安娜没血可榨(奥丽安娜:我有机油!),那泰隆你呢?"伊泽瑞尔话出口就后悔了,"好吧我知道你喜欢逛诺克萨斯的妓=院……"
"我和崔斯特不一样,第一次是和锐雯军士,小时候不懂。"泰隆面无表情,一旁的迦娜捂脸道<我听到了什么我听到了什么……>
"我操!"伊泽瑞尔愤怒的踢了一下大门,震得尘灰纷飞,"第一关就过不去玩毛线啊!"

“艾瑞丽娅呢?”阿狸道。
“我怎么没想到……等等,泰隆你老实交代这几天来你有没有丧心病狂?”伊泽瑞尔一脸严肃。
“没有。”泰隆一脸鄙夷。
“好,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!”伊泽瑞尔拉过艾瑞丽娅,想都没想就在她的手指上面划了一刀。后者一下子就哭了出来,稀里哗啦。
血液慢慢流入凹槽,大门发出发条扭动的声音。大门的打开带下一层灰,让整个昏暗的屋子更加朦胧。
“我展开和风结界,抵御空袭。奥丽安娜就打开探照灯,照亮道路。泰隆和伊泽殿后,金克丝和崔斯特开路,艾瑞丽娅跟着我们,阿狸侧翼保护,明白了吗?”迦娜轻吟咒语,和风骤起,“我们在敌营之中,随时注意身边情况。”
“恩。”
大门渐渐合上,掩去最后一丝光。


番外
伊丽莎心理咨询室。
病人:泰隆 伊泽瑞尔
以下伊丽莎为D(doctor )
泰隆为T(talon)
伊泽瑞尔为E(ezreal)
D(微笑微笑):"欢迎来到伊丽莎咨询室,各位有什么问题?"
E(一脸无奈):"作者给我们安排了这么多后攻我们很难抉择……"
D(摊手):"我不觉得啊,拿泰将军为例吧,将军说说您的择偶对象。"
E(站起举手):"我帮他回答!估计待定有刀妹,卡特,花花,风女。"
D(喝茶):"假设刀妹是您妻子?"
T(面无表情):"她叫我隆叔,现在我还没有那么丧心病狂上女儿。"
D(默默喝茶):"……那花花呢?兔女郎很不错。"
T(面无表情):"你可以想象我们的孩子坐在婴儿车里,一个高挑的兔女郎举起了那个婴儿车。"
D(喷茶):"噗!"
E(微笑):"那可是可以举起一个泰隆挥舞的女子!"
T(扶额):"你这修辞真是高潮迭起。"
D(擦嘴):"那迦娜?她可是万众瞩目的明星,瓦罗兰公认女神。多少人求之不得。"
T(面无表情):"今天的斗篷有点绿……"
E(扶额):"……"
D(揉太阳穴):"……那卡特小姐?"
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个最好:14px;line-height:24px;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 />T(欲言又止):"大小姐……夫妻总有坦诚相待的时候,那个如果我们xxx,脱到一半会发现对方身上全是刀器……"
E(无语):"你们要超神……"
D(偏头):"那你又是什么问题呢?"
E(拍桌):"他们都说我是机老!强烈要求把阿狸女神还给他们!"
T(面无表情):"阿狸可以给我,我不介意人兽。"
E(嬉皮笑脸):"我喜欢你这个说法。"
D(尴尬):"……"
T(面无表情):"但是你已经玩了六年了,我不觉得你的就是我的。"
D(若有所思):"那拉克丝呢?意下如何?"
E(皱眉):"我怕盖伦xxx(谁打的马赛克?)"
T(面无表情):"其实拉克丝只有b。他是那么想的。"
E(疑惑):"你怎么知道?"
T(低头):"……实践。"
D(豁然开朗):"够了,我明白了!"
EandD(偏头):"?"
D(星星眼):"其实你们才是真爱!"
EandD(一脸黑线):"呵呵……"
探险家完成了一次击杀。助攻刀锋之影。
刀锋之影反补了探险家。


卡特琳娜感到空气浑浊,头脑因此昏沉。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,但是眼睛上面就像是糊了一层胶水,根本睁不开。全身并没有被束缚,但是异常沉重以至于抬不起来。全身僵硬不能动,这很痛苦。
"不要死。"
脑海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回荡,陌生熟悉。卡特琳娜极力的向前望去,望来一片寂静。忽然,一道光线刺入,面前一个身影越发清晰,金色的长发闪烁着冷列的光芒。他的身影就像一个孤独的坐标,静立其旁,卡特琳娜伸出手,但是怎么也抓不住,就像那片光明一般,虚无缥缈。
"请你……"他慢慢转过头,微风抚过,带动满头金发,模糊了他的面容。
"不要死,等着我。"
他伸出手,好像在邀请,身体却在慢慢破碎。
"我不会死!"
随着冥想的破碎,卡特琳娜感到身上的束缚一下子减轻到自己可以承受的重量。她猛然睁开双眼,坐起身来,四周一片寂静,唯独她的呼吸声和心跳声。卡特琳娜静静的坐在地上,神经紧绷。
终于,她发现有什么不对了。
黑暗中,闪起了无数血色的光。
伊泽瑞尔方面
一队人默默的行进在长长的甬道内,探照灯照不到的地方额外阴森。每个人都警惕着身边的一切,和风在头顶悬浮,没有异样。"怎么可能没有机关。"伊泽瑞尔看了看泰隆,虽然后方一片黑暗但是两人都心照不宣。

咔!
"额,现在我好像踩到机关了……"崔斯特抱歉的说。
"没事,我们的防御这么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"话还没说完,众人脚下一空,尽数滑落下去。
"迦娜你不是说万无一失吗?""我怎么知道它会在下面开啊啊啊!""救命啊隆叔!""我擦奥丽安娜把灯关了我的眼睛好疼啊!""是的。""伊泽你在哪儿?""我还在下坠啊!崔斯特你这流氓放开!""哈哈好好玩!""给我安静!"
另一边
大门已经被打开两次了,现在,黑暗中又响起了皮靴接触地面的咔咔声。黑影熟练的割开自己的动脉,血液飞溅在整块门板上,但他眉头都没皱一下,任凭血液流出。
大门没有开。
他愤怒的踢了一下大门。
随着一声巨响,重达两吨的门一下子碎裂。一阵杀气爆体而出,纷纷下落的碎块没有一颗落在他的肩头。沾血的刀刃泛出冷光。
一间屋子内
"游戏开始~"
紫发女人放下一枚棋子。
"将军。"
棋桌的对面,空空荡荡。

(未完待续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